真要感謝二年前我的學生陳惠武的承新傳播有限公司開始全力搶救我的作品,他動用了好個員工整天埋頭掃描已毀損的底片,和數量龐大的照片,今天許多影像才能出土重見天日。

重看這些影像,想起當年很艱辛的學習過程。在班上我排名第二老,我是唸完四年制的東京農業大學後降級去唸二年制的專科學校,當時也是班上唯一沒有攝影底子的學生。班上的指導老師只負責出作業和改作業,完全不講解的,不知這是日式的教法,還是我運氣不好碰到打混的班導。為了追上日本學生,我只好狠下苦工,不停地重拍作業,不停地從重洗作業,也不停地找書啃。

記得在學校開學前,趕緊到攝影器材量販店收集各廠牌的相機目錄,最後挑選了價格便宜的普及型Nikonmet。回家埋頭讀說明書,才略懂攝影的基本知識,才知道如何操作使用單眼相機。

我是報名東京寫真專門學校商業攝影科沒敢報名報導攝影科是以為唸這科就是要當記者,當年那個行業是父親痛惡的,我家常被不 肖的文化流氓(記者的代號)敲竹槓。

剛開始上課先學打燈光拍靜物,接著才拍人物,當時學校為了省 錢,同學自已充當模特兒,大家互拍。有了基礎才請專業的模特兒,最後才拍人体。除了攝影棚內實習課,還有暗房實習課和攝影相關的一些學科,因是二年制的專門學校,課程安排很緊密也很扎實 。

上攝影棚內實習課時,我天天都背笨重的大型三腳架去學校。不上課外出時,相機也不曾離身,因此練出體力和耐力。作業天天有,學校暗房常擠爆,我只好在才四疊半的塌塌米上,弄了一個陽春的臨時暗房。在小書桌上擺放大機和洗盤,室內沒流理台,葯水都要從外面端進來。為了省錢,葯水一定要用到變咖啡色才肯倒掉。因此每次洗照片,都是早上8點開工一直到隔天早上8點才肯收工。葯水要端出去時腰都直不起來,兩年酷使眼睛的後果就是提早帶老花眼鏡。   

一年級的進級制作,我用石膏像表現喜怒哀樂和憂愁,這是學校指定的題目,這組作品讓老師和同學跌破眼鏡。笫二年的畢業制作"逃亡者之眼"拿到All A,參加評審的老師全部給A,全班只有我拿到這樣的成績,這是很高的榮譽,給了我很大的信心,終於熬出亮眼的成績了。恩師攝影評論家伊藤逸平先生竟要我拿去投稿,萬沒料到一投就中,藝術攝影雜誌用了整組的照片,當時成為當月攝影雜誌討論的話題,學校很高興我替他們做了免費廣告,我則很開心賺了一個月學費。

本來預備要做畢業制作,1972暑假拍的"訪霧社"專題,恩師過目後要我提到Nikon Salon審查。"訪霧社"的導言,恩師要我詳述霧社事件,這等於在日本當地揭發日本政府當年對台灣原住民的高壓統治行為。更特別的是我交件時,承辦員透露恩師和三木先生曾打過筆戰,理念不很合,我心想我是白來了。三木先生是評審長也是 Nikon Club的會長,他一定知道我是伊藤逸平先生的學生,萬沒想到會通過,還為了配合我6月要回國,他們很快就給我安排檔期,這讓我很欽佩審查委員們的胸襟和沒有門戶之見。

其實當初我根本沒打算要開展覽,只想試試看自已的實力而已。雖然場地免費提供,但沖洗照片裱框都要花錢,學校知道我不展,竟死盯我,真是好話說盡。在學中就能在Nikon Salon展覽,這對校方來說是最好的招生廣告。最後我妥協了,學校介紹裱框店給我打對折,照片自已放大,跟同學借大洗盤,只須花相紙和葯水錢而已。而這系列照片,恩師又要我去投稿,也很意外,每日攝影雜誌選用了六張照片,我又賺了一個月的生活費。

另一組"埔里點滴" 也是1972年暑假拍的,也被每日攝影雜誌採用。二年內還在學中就在知名雜誌連登三次作品加上在銀座的Nikon Salon展覽,學校特別出了專刊報導,朝日、每日新聞兩大報也都有報導。在他鄉異國你不必有什麼人脈,不必有什麼背景,不必認識什麼藝文記者,當時身處異國,默默無名的我真的有踩在雲瑞的感覺。 Nikon沙龍不但免費提供場地、邀請卡,還包辦所有的宣傳,寄發邀請卡,並派專業人員協助掛照片,會場上也有專人服務。當天我 把照片帶去,兩位西裝筆挺的專員已等在那裡,等我把照片秩序排好,他們拿出捲尺量距離釘釘子,動作快速俐落,一眨眼就把照片 掛上去了,我佩服得說不出話。掛好了還很有禮貌問我滿不意。我一毛錢也沒花,這樣的服務品質和態度,真讓我折服日本人的看重專業人材和敬業精神,以及他們的專業素養。

最令我感激的是我敬佩心儀的報導攝影家三木淳先生來會場三次沒碰到我,最後留了 名片要我去見他,我受寵若驚真以為自已是在做夢。要去見他時我緊張到手都快滴水,沒想到他坐在辦公室笑咪咪地等著我,他跟我話家長,問了一些學習過程,他說我的照片像學者拍的,他要我回 台灣一定要展,還給我一些台灣攝影圈的名單,為什麼他會對我這般地照顧,到今日我還猜不透他的用心和用意,這應該是他一向待 人寬厚願提攜後進的人間性吧。這讓我感受到做為一個新進的外國攝影者竟也能被這樣禮遇,我終身難忘這段際遇。

1982年在東京新宿Nikon沙龍展出的"蘭嶼‧再見"也是恩師過目後要我提出審查的,這次不但又過了關,還聽說三木淳先生極力推薦,他當時應該也是評審委員之一。恩師和三木先生都親自到新宿 NikonSalon看我的展覽,讓我感到很窩心。我終生感激這兩位在日本攝影界受敬重的長者對我這麼愛護照顧。從小我的周圍真的一直有貴人相助,這段際遇讓我體會到人只要有實力肯努力一定會有機的。

20110130後記: 這兩天查資料才知道恩師伊藤逸平先生和三木淳先生1992年一起到另一個世界了,希望他們能看到這篇文章。

 

 

 

 

 

 

                                

 

 

 
                                

  

 
 
 
 
 
 
 
 
 
 
 
 
 
 
 
 

 

 
 
 
 

 

 
 
 
 
 
    
    

 
 
      
  
 

 
                                                                                                    
 
 
 

 
 

 
 

 
 
 
 
                                     
 
 
 
 
 
 
 
 
 

 




  
                                                                                                       
                                                                                                    



 

  







 


 

 

 

 














 

 

 
















 

 

 

 

 

 

 

 

 

 

 

 

 

 

 


 

 






















 































 

 

   

 

 

 


 

 

 

 

 





 
   

     <p style="TEXT-INDENT:16pt;MARGIN:0cm 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信的紀實攝影美學映像館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aotang
  • 王信:

    讀了這篇回憶文好像看到妳強韌、驕傲的年輕臉孔
    就是這樣,現在應該繼續傲然地拍下去啊 ..

    照堂
  • 照堂兄 很意外你會進來留言 謝謝 我偶然心血來潮會按快門的 聽說你最近得了獎 恭喜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於 2011/01/31 00:08 回覆

  • 廖銘星
  • 人--學生--老師--學生--老師--學生--人
    傳承,這是社會永續發展的基礎
    分享,快樂的泉源
    祝福您
    感恩
  • 學生為我做很多,我很感激有他們在身邊相助,我不能再懶散不去處理自已的作品了,現已沒任何藉口推拖。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於 2011/01/31 12:11 回覆

  • wendy9122242
  • 老師,只要您有需要,周日時,我都可以上去幫忙的,還有您別忘了,身體健
    康更重要喔.另外,我很喜歡第一張照片,透過這樣的呈現,感覺時鐘也活了
    起來,也好像時間不停的在走,而人也忙碌的過生活一樣 美雯
  • 學生時代拍的靜物,每個學生要帶自已的東西,這時鐘是我每天在用的,發條式的,較環保。拍了很多張,我選這張高難度的,用了多重曝光的技法。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於 2011/01/31 23: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