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啊
!」去年五月二十五日清晨,在睡夢中我被
母親的呼喚聲驚醒。那高亢淒厲的叫聲好像從外太空傳來的。母親已五餐沒有進食,連水都不肯喝,幾乎進入彌留狀態了。

 

 我想信她一定是用了全身最後的力氣想再叫我一聲的。七十幾歲時,母親跟我已故的好友許惠美抱怨說我不會撒嬌。從此我改變傳統相處模式,有事沒事就吃她的豆腐,常突然抱她吻她,她雖會邊罵「嘜三八了」,但嘴角常是往上翹的,眼角常是往下彎的,其實可感受到母親樂在心中。

 

 九十歲時因沒坐好馬桶位置,而跌碎骨頭,緊急開刀換了髖骨。從此臥床時間拉長了,但我們的肌膚之親一直持續著。每天我都會抱抱親親她好幾回,有時外出較忙省略一兩次,母親就會喊「孩子來給我看看,再Kiss」,每次兩頰一定要吻到出聲,她才會滿足地說好了。

 

 老人的需求跟小孩完全一樣,他()們需要很多的關注和愛,但他()們很難跟兒女開口要求。我發現很多人都把心思放在兒女的身上,但較少放在父母身上。不是常說養兒方知父母恩嗎?

 

 有某些世俗的宗教教團在處理喪事時,會告誡家屬不可哭、不可碰觸親人的身體,說這樣會讓死者很痛苦,靈魂就無法離開肉身,這樣的說法不知有何根據,活人怎會知道死人的感覺。

 

 母親彌留期很短,意識清楚,自已斷食斷水,神情安祥沒有任何痛苦。那天母親呼吸開始有點急促時,我心知母親這次真的走定了,那聲

「我的孩子啊!」竟是母親對我最後的一聲呼喚。我百感交集,放聲嚎啕大哭,我把母親抱在懷裡,在她耳邊跟她說別擔心我,我不是一

人,我有朋友和學生會照顧我,只一剎那的時間,她就平靜安祥地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了。

 

 學生跟我說阿嬤走了,說她睜開三次眼睛看了四周,看了大家,她沒看到我,但我相信她知道自已是躺在女兒的懷裡安息的。我時常可感

受到母親的體溫,它一直都在我的胸口。

 

           

       20110524 完稿  20110407數位相機拍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信的紀實攝影美學映像館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