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印度的天氣晴朗亮麗,在滿園紅葉樹的喀什米爾

花園裡,有一隻對自己的同胞狂吠,對觀光客搖尾巴的勢

利蟲,正神氣活現地解說那座花園的滄桑史。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隨團到國外旅行,不管到什麼地方,每

位導遊都像數來寶似的,一路上數個不停,對所到的觀光

地略做說明是有必要的,但詳述得像在上歷史課,就過火

了。旅客們也一路上繞在旁邊死心地聽講,不聽好像是

一大損失,其實只聽不看才是天大的損失。有關當地觀光

古蹟的歷史資料,不必出國,在家裏買些參考書籍來讀,

就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何必遠到現地去聽人口述。當時,

縱然將旅途中全部史蹟的故事都塞進耳朵,甚至用筆記下

,回來後留下的也只是一堆零星的死資料而已。不用眼睛

去觀察,不用心去探索,出了國,又能體驗到什麼呢?
 
  到他鄉異地旅行的目的因人而異,也許有人為了買東西,

有人為了享受異國情調;但我相信最重要、最不應該錯過

的是去觀察、了解別人怎麼生活。在不同的生活環境下,

一定會產生不同的生活智慧及不同的生活方式,對不同民

族的生活習俗必須多接觸,有真正的認識與了解,才不致

於產生偏見與誤解。
 
  在這次十八天的旅遊中,我天天想離隊,我實在不願每天

都去看那些觀光聖地,書上圖片的美比原物有過之而無不

及。
 
  很想到街上走走,跟人打交道,或到印度人的家裏去喝杯

茶、聊聊天,甚至住幾天。我希望能看到他們日常生活的

情形,也想去坐坐他們的牛車,馬車,公車。想做的事太

多了,無奈天不從人願,好友怕我連人帶相機一起被搶走

,說什麼也不讓我做獨行俠,只好一路不情不願地跟。不

過,沿途中只要一到目的地,我就會突然失蹤,自在地用

我的第三隻眼去尋覓那些別人看不到的事事物物,一個心

動就一聲卡擦,心版上、底片上同時留下了許多感動、許

多興奮、許多驚喜、許多心痛,許多意外。這張照片就是

一個意外。
 
  我一向不喜歡歌功頌德的銅像,除非是藝術品。許多銅像

雖說是為了紀念偉人而樹立的,但拼命不斷地去樹立一個

人的銅像,並不能使一個人成為偉人,也不會使一個人更

偉大。
 
  在喀什米爾花園內,非常意外,我被一座銅像人吸引住了

,我雖不知道他的姓氏,不知道他的事蹟,但他比其他的

銅像更令我心動,因為一眼你就可看出他是一個經過生活

歷鍊的人。有一股生命力在他的體中。他給了我很大的啟

示,由他我看到人類生活艱辛的一面及人生苦難的一面,

市井中平凡的小人物,就不能立一座銅像嗎?想立銅像跟

製作木乃伊一樣,是人類想讓自己的形體永垂不朽的一種

天真的想法。在宇宙間,能真正永恒不朽的只有一樣東西

-人類的精神力。立一座對世人有所啟示的銅像,比立一

座只為了歌功頌德保留形體的銅像不是更有價值、更有意

義嗎
?   
  
  1984年婦女雜誌 鏡頭心語專欄 20120717改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信的紀實攝影美學映像館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alla
  • 立一座對世人有啟示的銅像.比立一座只為歌功頌德保留形體的銅像更有意義.完全同
    意。
  • 謝謝 上來洗眼睛 知道你心思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於 2012/08/04 09: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