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jpg

 

 

穿一模一樣的褲子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父母親不太管束我的行為。我愛爬樹、玩刀劍、划船…等等,都不曾被禁止,這個對我的影響相當大。所以,我完全沒有受到既成傳統觀念的約束,這讓我發展出自已特立獨行的個性。

 

我認為人在個性上不必有男性、女性的分別,當然在生理上絕對是有男女的區分。但是在個性上一定要分怎樣就是男性化或女性化,我覺得很奇怪。

人類不是單性生殖,我們的基因是來自雙性的,我們一定有男女祖先傳給我們的基因,到目前為止,我一直覺得人的個性是混合性的。

現在男人可穿耳洞,留長頭髮,要把他們扣上女性化嗎?

我年輕時就相信總有一天一定會看到男人穿耳洞、留長頭髮‥……,女人會穿長褲剪短頭髮……,完全會打破傳統男女的固定形像。

 

高中時代,比較有趣的一件事是,父親要做長褲,因為布太多,我就說剩下的布,我也要做一條跟爸爸一樣的,要來個父女裝。

他沒有反對,同時我還說,我也要做前面有拉鍊的。

那時候女生沒人穿這樣的褲子,家長也不會答應。母親就極力地反對,她說:「穿那不像女生嘛!那是男生穿的褲子,你要做開旁邊的。」

 

我堅持的理由是拉鍊壞了,為了修它,脖子都快扭斷。

當年的拉鍊品質很差,很容易卡住,拉鍊開在前面,只要低著頭就可以修了。

不懂當年男生可以這樣穿,女生為什麼不可以。父親竟同意:「就這樣做了。」

父親還對母親說:「你不要管她,她喜歡就好。」

 

這句話我一輩子都記得,只要是對的,你一定要爭取堅持。所以,我們就穿了一模一樣的褲子。

當然換來的代價是承受所有異樣的眼光。我完全我行我素,不去管別人的任何嘲笑,和指指點點。

 

託人買相機

父親外表很威嚴但我覺得他不是一個嚴父,他可以容忍我比較多的叛逆個性。

我本來是考上實踐家專的,上了兩個月我就受不了了,每個禮拜不停地丟給家裡一封限時專送,父母親每次收到那個紅色炸彈都嚇死了。

 

以前寄限時專送是很嚴重的,因為除了發生緊急事件,沒有人會寄那種信的。我一直吵不要再上學了,所以母親兩個月後就趕來給我辦休學了。

第二年我考上省立屏東農專畜牧獸醫科,母親先反對:「女孩子念什麼獸醫啊!危險了!」

父親沒有太反對,只是說:「咁好?」但是最後他們還是同意了,因為父母都知道我從小喜歡動物。

 

我後來為什麼會轉唸攝影,這跟我父親有很大的關係。

我並不是從小就知道或喜歡攝影。是有一次到台北玩,義舅借我一個雙眼相機,我拿回來拍,父親看我很喜歡,他怕把人家的相機弄壞,一直催我:「你趕快還你舅舅,不要把它弄壞掉。」

然後他就託到日本玩的朋友買了一台相機回來,那時候我已經高中了。

 

那相機到現在我還很珍惜,現還能用。我最早開始拍照其實沒有人教,義舅只告訴我,有太陽時和陰天時用什麼數字。

我就開始拍家人、朋友、同學、動物、風景和歌仔戲的後台。

 

父親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讓我無拘無束地發展個性,並懂明辨是非,嚴守做人一定要有誠信。

 

我常常講,不要用性別去限制自己,也不要用性別去限制別人。

我覺得很多傳統既成觀念,常常阻礙了孩子在個性上的發展。

 

去日本唸書的時候,本來是要念獸醫,因為父母希望最起碼我可以拿個執照,要不然就是修個碩士,但是我兩樣都沒有做到。

從畜牧獸醫科轉成畜產學科,然後也沒有再念碩士,同時還降級去念專科學校的商業攝影科。

他們覺得人家是往上爬,我怎麼往下掉,還去念完全不相干的科。

不過學費還是照樣寄來,只是在來信中唸唸而已。

有父母親的愛心才讓我能全心全力在異國拼出沒令他們失望的攝影成績。

 

當我的模特兒

我剛進攝影學校半年,作業要拍人物,暑假回家就請父親當我模特兒,在大太陽下他真被我折騰,讓我擺來擺去,還笑咪咪。後來每次要拍照,爸爸都是最佳男主角。

 

我要到日本唸書的時候,跟父親起了唯一一次的爭執,因為他反對我去日本進修。

當年去日本的時候,我還是學農科,申請的是鹿兒島大學的獸醫系。

父親反對的理由是可以理解,他不是不讓我去念書,只是家裡經濟環境已經不好。

這時候反而是媽媽出手:「去!我可以負擔你的學費。」

因為她那時有投資旅館業,分紅還蠻好的。但六年多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我一直有打工。

 

我父親是白手起家的,雖然祖父是武舉人,據說我們以前鹿港的家有跑馬場。我祖父後來得了霍亂,死在外地。以前的習俗是人在外地死,就不能回家。

我父親還是想把祖父帶回家,就把祖父放在轎子裡面,從台中走回鹿港,據說走了三天三夜。

 

後來家裡又碰到火災,鹿港的房子是不見天的,那時我們家的隔壁是在做染布廠,工人手黑黑的,被誤以為是土匪,官方點火射箭,就這樣起了大火。

結果我們家就沒落了,父親從頭開始,我裹小腳的祖母開始養豬種菜,我爸爸每天挑菜去賣,賣完再去上課。

 

他考上兩個學校,可是沒錢念書,他自已曾深受過失學之苦,所以才會特別重視小孩和家人的教育。

家裡請了漢學的老師來教母親和三嬸,完全沒有那種女子不必識字的大男人的想法。

他雖白手起家,但肯苦幹又有生意頭腦,後來在台中開了一家吉本南北貨店,又開了一家吉本百貨店。

 

大口大口開心地吃

回想這一生中跟父親在一起最快樂的事,就是騎鐵馬去追遠足隊伍。

還有就是上酒家,因為你可能找不出第二個小女生,可以跟爸爸上酒家的。

同時還因追父親追出了名,酒家的員工差不多都認得我。

因為以前台中有名的幾家酒樓,像醉月樓、白宮…等等,我幾乎都去過。

 

我父親很顧家,他如果上酒家,一定會點幾個菜,叫店裡送到家裡。

他不是一個在外花天酒地,家裡就不管的人。

所以他吃到好料理,我們也都會吃到,超顧家的一個好男人。

 

另外最令我佩服的是,我沒看他醉過鬧事,喝再多的酒,回家馬上靜靜地去睡覺,不麻煩家裡的任何人,是個有酒量又有酒品的好男人。

 

還有我最喜歡和他一起吃飯,到現在為止,我還沒碰到像父親這樣的人。

我覺得跟他吃飯是一件天大的樂事,對菜餚他從來不挑東挑西,他什麼都能吃。

父親不是不懂得吃,他是經常吃館子的人,應該會很挑剔,但我相信他是體貼下廚的人,

只要菜上桌,他就是大口大口的吃,吃的很開心。

 

這篇曾在康健雜誌第11期發表過 20110806改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信的紀實攝影美學映像館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霜
  • 妳是幸運也是幸福的孩子.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