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61年拍攝.JPG1.jpg

  

父親1976年就到另一個世界了,我也過了35年沒有父親的父親節。重寫這篇文章,追憶我心目中的好男人-我的父親王吉。

 

舊時代父親的溫柔

我是么女兒,跟哥哥姊姊的年紀差很多, 我三歲時,哥哥娶太太,五歲時姊姊就出嫁了。

跟哥哥、姊姊不可能玩在一起,所以父親特別寵我。長大後常聽母親說,我貝比時,晚上不肯睡,哭鬧很厲害,爸爸就這樣整夜抱著我搖,我聽了很感動。

因為當年那個年代的男人,我相信很少肯半夜起來照顧抱小孩的。

他那時候是在煙酒配銷所當主任,難免會有應酬,有時會去酒家宴客。

當年的酒家跟現在的經營方式不一樣,色情比較淡,那時在酒家上班的女郎叫做藝旦,她們純粹陪喝酒、猜拳、唱唱歌而已。

我小時候很粘父親,常常就是愛跟他,那時候大概是小學三、四年級吧。

我回家一聽說他去酒家,我就馬上追到酒家。奇怪他沒禁止,也不會生氣,也不曾說過小孩子怎麼可以來這個地方,總是把我放在他身邊,跟他的朋友在那裡一起吃料理、聽藝旦唱歌。

那個場景我現還記得,每個男生旁邊都有一位女生陪。

父親旁邊也有一個,她會剝瓜子給我吃,會夾菜給我,還會逗我。

那種感覺,怎麼講?可能是因為親眼目睹過的關係,所以我不曾對從事這個行業的女性有任何的不敬和歧視。

 

騎鐵馬追遠足隊伍

大概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我自己偷偷到外面租鐵馬學, 每天都摔得傷痕累累,回家也不敢吭一聲。

等學會了,就吵著要買鐵馬。我父親就說:「你會騎嗎?」 那時候腳踏車是相當昂貴的東西。

我跟爸爸講「我會。」 他說:「那騎給我看啊!」,他看我會騎真的就帶我去買了。

我還記得是日本進口的富士山牌子。

就是因為有了這個腳踏車,有一次班上要去遠足。我睡過頭沒趕上,一般的小孩沒跟上,早就被罵了,但我卻耍賴開始哭鬧吵著父親要帶我去,爸爸被吵到頭痛, 只好帶我到學校問班上走的路程。

我父親騎大鐵馬,我騎新的小鐵馬,沿途追趕最後追上了, 父親把我交給老師,然後就騎著腳踏車自已回去了。 有時無理取鬧,只要不死心,大人還是會妥協的。

那時我覺得我真的是父親的掌上鐵珠。

 

父親對我的那種愛是無底的

記得小學時,曾三更半夜偶爾起來摸父親的口袋,我拿的錢都到外面發給乞丐。

有一天就被逮到了,父親問我:「錢都拿到那裡去了。」我就跟他講,都去分給乞丐了,當然有時候也會留一點給自己買零食吃, 結果我並沒有被處罰。

因為父親覺得我並沒有做壞事,他趁機告訴我一些做人的道理還說:「以後你可以跟爸爸要啊!」。

這事件對我影響深遠。因為如果當時被痛打一頓,可能我人生的價值觀就會不一樣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信的紀實攝影美學映像館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