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隻狗。』

  『不,這是一隻貓。』

  『不像貓,也不像狗,倒像一隻狐狸。』

  

其實,牠什麼也不是,牠不是具象的影像,它只是一個抽象的意念。這並不是一張動物圖鑑。在一般人的觀念中,照片一定是寫實的、具象的。但是,這一張完全不寫實,它是絕對的抽象,百分之百的超寫實。觀賞者如果肯跳出世俗的既成觀念,就不難看出它是什麼。

  

1979年,在澎湖的七美島上,我親眼看到一幕討海人的悲劇。原來他們的生命是那麼脆弱、無助,沒有保障,海隨時隨刻可以搶走他們的生命。人最怕面對的是死亡,而他們卻不得不每天面對它,這是一種非常殘酷的折磨。每天與死亡對決,是什麼滋味?討海人酸楚無奈的心聲,有誰聽到?在悲劇發生後的第一天,我看到『牠』,拍下了『牠』。

  

事件發生在一個陰沉沉的暴風雨天。飛機在七美島降落時,機場正被黑壓壓的雲層踩得透不過氣,氣氛令人十分不安。我和朋友是乘客中僅有的外地人,計程車司機嗅覺敏銳,馬上過來拉生意。雖然這裡只有這麼一部車,但他並不乘機坑人,到底是個純樸環境中長大的人,很慶幸碰到這麼一位好嚮導。

  

他載我們環島,沿海山坡起伏,少有人跡,原野風味十足。當車駛近村落時,在遠處的山坡上,有一夥人跑著,然後又消失了。這時司機很本能的告訴我們:『村人出事了。』看他神色不安,我們叫他停車也去看看,他像一支被射出去的箭,轉眼間就丟了,我們只好跟著追。

  

在最高的山坡上,遠遠地就可以看到,離海岸不遠處,有一推人圍著一個躺著的人,不知出了什麼事。我抓到一個當地人問,他說:『伊去海裡找九孔,因為潛得太深,要上來換氣,已來不及,現在被拖上來了,大家在救他。』朋友知道我是神經很過敏的人,不讓我去看這種事件。我想我有一些醫學知識,說不定可以派上用場,也不顧後果,堅持去看了。

  

好年輕的少年家,大概才二十出頭,裸著上身,下著短褲,睜著雙眼,口微張,舌頭微吐著,臉色發紫,一看就知道已經不行了。一個中年人抱著他的頭,還在用手指搯他的嘴,用這樣的土方法怎麼能救人,不知道他這樣搞多久了。這堆人當中,沒有半個受過訓練的救護人員,沒人及時給他施人工呼吸,也不懂幫他暖身,村上竟沒有任何急救和醫療的設備,也沒看到醫生在場。一條為生活拼命的好漢,在這個沒有設備的地方,完全斷了生機。他的身邊有兩個婦人,一老一少,哭得死去活來。她們拼命地搖他、拉他,但永遠搖不醒、拉不回來了。

  

在我們離開現場,往村莊的路上,司機也紅著眼。他告訴我們:『那少年家是厝內唯一的壯丁,他老父也是被海拖去的,家裡有老母、妻子及兩個囝仔,一家人生活全靠他。這幾天,因有颱風,不能去討海,所以才去撿九孔。本來是想賺點錢貼補家用,料想不到會因此賠上一條命。』我一路在想,如果他有一套潛水設備,他現在還活著。有錢人潛水為了娛樂,是在玩耍;討海人潛水為了生活,是在玩命。這種人生的對比,讓人心酸。

  

朋友不讓我去看這場悲劇,是有先見之明。那幾天,我一直心神不寧,情緒低落,晚上根本無法入眠。只要我一閉上眼,就看到那張瞪著雙眼、發紫的臉。他一定死得很不甘心,因為他還不能死,不該死。那時如果有救護車,有急救設備,有醫生,他或許可以不死。誰說漁民生活改善了?寄語當權者,不要只在選舉時才去握他們的手,給他們一些實質性的照顧吧!

 

   婦女雜誌(鏡頭心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信的紀實攝影美學映像館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