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ullSizeRender3.jpg

 

2008年11月陳雲林訪台

他來訪時不准出現國旗

民眾持國旗抗議被驅逐

國旗竟被員警當場折毀

統派卻可舉中國五星旗

迎接陳雲林的車隊通過

衝突事件引起全國譁然

那天路過總統府廣埸前

真不敢相信目睹的景象

五星旗在總統府前飃揚

著著實實地嚇了三大跳

難道又有中國大官來訪

為什麼媒體完全沒報導

竟然沒有民眾前來抗議

國民的民主素養大提升

 

20160425手機拍攝 20160425深夜完稿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點:蘭嶼,時間:西元一九七四年仲夏的午後,出場人物:主角是一位精悍的雅美人,配角是一群觀光客。這是一幕滑稽的諷刺劇。劇情是一群自認為文明人的,自以為擺佈了一位他們認為沒有文化、沒有文明的人。其實整劇中,只有那位雅美人心裡明白自己在做什麼。

  

為了節省時間,拍照時我並非全用徒步,偶爾也會利用旅社的環島交通工具。有一天,我加入他們,而成為這一幕劇的唯一觀眾。一群被填裝在有輪子的鐵箱裡的文明人,神經兮兮地出發去探尋他們心目中的非文明人。

 

在塵土飛揚的環島路上,當他們看到赤著大腳丫子踩在大地上的半非文明人(已經套上文明褲),竟然滿臉吊著同情的神色,探頭探腦,搶天呼地驚喊著:「唉呀,好可憐,這麼落後,沒有鞋子穿,也沒有車子坐。」然後,趕緊關上車窗,將所有的灰塵拋給那些他們剛可憐過的人。不知雅美人恨不恨這種會灑飛塵的箱子,大概沒有人做過這樣的民意測驗,但願在他們的眼中,我們不是一群破天而降的缺德鬼。

 

在這一箱子裡的人,我相信有些人會跟我心有戚戚焉。我常覺得我們文明人常做許多不文明的事。看到大步走在土地上的雅美人,我猛然反躬自省了一下,我們有鞋子,但是沒有腳,我們可貴的文明腳,已經不是拿來走路,而是在穿昂貴漂亮的鞋子;我們有車坐,是很方便,但是也很方便被車坐。捫心自問,到底可憐的是誰呢?
  

近黃昏時,在曠野的原土上,出現了一位手持標槍,身著全溼丁字褲的非文明人,顯然地,他是剛從海裡上來的。雅美男人都會潛水補魚,他們所用的裝備非常原始,長茅一支而已。我們都笑他們的補魚方法太落後、太笨;當然,如果他們有潛水衣、氧氣筒、射槍,他們原始的補魚方法,就能搖身一變為被讚賞、被羨慕的高級娛樂。學生時代,我曾想學潛水(到海中採標本),因買不起那套潛水裝備,付不起學費而作罷。現在,眼看他只穿一條丁字褲,只帶一支簡陋的標槍,就能下海,簡直不敢相信他有這樣的能耐。他們的設備落後,技術卻是領先的。

  

他的現身,引起了箱內人的騷動及興奮。在這一路上,總算找到了一位活標本,司機為了配合觀光客的胃口,趕緊停車,讓這一群人下來一親芳澤。這位仁兄對這一群饑不擇食、破箱而出的文明人,竟然視若蚊蠅,看他那付不慌不忙的氣度,顯示出他對付過這樣的圍攻。

  

為了要拍他,一群文明人用盡各種方法討好他,有人遞香菸,有人塞錢,有人塞東西。乍看他好像是被困的籠中獸,任人指揮擺佈著做各種姿勢以供拍照。細觀察後,才會察覺出被擺佈的原來是這群文明人。由於他那傲慢不遜的態度,以及冷峻不屑的眼神,而使整個局勢完全顛倒過來,在那一堆人中,只有他一個人是清醒的。

 

用物質的手段去利誘人,不見得處處都行得通的。因為縱然是在物質生活水準較差的地方,人性的尊嚴還是存在的。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幼年時期的照片很少,總共只有五張,物少就當寶,所以每一張照片的內容,我都能記得清清楚楚。  其中有一張最特別,照片中的我竟然是深鎖著眉頭,怒目惡視,才四歲左右的小鬼頭會生那麼大的氣,一定有重大的寃情。

  以前我沒注意,也沒問過,有一年母親才從實招來,告訴我那一張怪照片的故事。她說,有一天,有一個陌生人路過我們家門,看到我在玩,就莫名其妙一定要替我拍照,而我也莫名其妙就是不肯讓他拍在雙方互不相讓的戰勢之下,小人還是給大人擺布了,終於我屈服在母親的大腿上,被押在她的胸前,拍了一張眼露野獸光芒的照片

  母親說人家是一番好意,怎能不領情呢?四歲的小孩到底有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有沒有意志?該不該有自己的意見?對這件事,我雖已毫無記憶,但看那張照片,我知道當時被強制拍照的體驗是不愉快的。 

  1974年在蘭嶼的島上,我差一點重演相同的故事。還好,當時那嬰兒的眼神,我沒有忽視。身為一個拍照者,萬物皆可取,好像這種權很像一個物者一樣,隨時隨地窮追獵物。因此,很輕易地養成一種錯覺,以為一機在身,那權限是天賦予的。

  那一天,在藍天白雲下,我到處尋找題材。一對達悟族父子,肉貼肉地靠在一起,當然,一定也是心肝貼心肝的。他們一邊在享受太陽的輕撫,一邊在享受肌膚之親貼切的觸感,父子倆臉上身上所溢出的那種滿足的氣息,看到的人都要被感染感動的。

  我想,現代的文明人是很難體驗到這種肉貼肉的關係的,因為現代人露在外面的肉太少了。父女母子之間的親密關係不靠肌膚自然地傳達,反而靠口頭喊叫,聽多了還真是會發暈。

  現今,大家將肌膚之親只用於夫婦之間,而完全忽略了孩子對觸感的需求。我想嬰幼兒愛洗澡,不只是愛玩水,而愛人觸摸他吧。親自餵奶,不只是因母奶營養衛生,而是嬰兒需要母親的肌膚之親。現代文明人的親情越來越淡,跟從小斷絶一切親子之間的觸覺,一定有重大的關聯。

 在這對父子的身上,我真正體驗到骨肉相連的寓意。當場,我情不自禁地將鏡頭對準他們,父親是抬頭微笑著,害羞中帶著驕傲,那是他頭胎的小孩,但小寶貝卻緊皺眉頭,幸好沒給白眼,只是滿臉質問和疑惑而已。

  他不必像大人掩飾自己的感受與喜惡,直截了當地表白他的不高興與不安。由他的眼神,我警覺到自己是個無禮的冒失鬼,我憑什麼有權利可以這樣為所欲為?

  小不點的眼神雖不嚴厲,也不帶苛責,但卻很明白、很肯定地告訴我一件事實,現在他雖幼小、軟弱,但是沒有人有權利干擾、侵犯他。  

  臉上貼著相機的人,對他而言,無疑地是一種怪獸。我的搶拍舉動著著實實地嚇著了他,從觀景器我看到他很快將小肉團擠進大肉團。

  就這麼一剎那,快門已關了,他的質問、疑惑、不高興都裝進去了,也無法抱歉了。唯一能挽救及補償的是,讓他知道我不是怪獸,也無絲毫惡意。給他抓抓相機,摸摸我的臉頰,很久才肯定我是個人,不安及不高興解除後,才以臉相待。

 今年他應該已四十出頭了,真希望他還有這一段記憶。

       

     婦女雜誌 "鏡頭心語"專欄  20140522午夜修稿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