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學生時代留日期間

第一次看到雪景是在東京

想不透天空怎會製造銼冰

竟忍不住張開口去接

第二次看到雪景是在盛岡

買了周遊券獨自浪跡到東北

沒預定的落腳地也就沒預約旅館

在一條兩排都是旅社的街上

我來回走耐心地尋找住宿的地方

正逢過年沒有旅館願接受我這獨行客

當時飄著大雪我沒防雪防寒的裝備

人凍得快變冰棒只好折回火車站

那裡有古董級的燒柴的火爐讓旅人取暖

本打算在火車站過夜

一想到雙親都年邁

我可不能凍死在異國

不死心又折回那條街皇天不負有心人

那旅館老板大概被我的耐性打動

很好心讓我住宿在大宴客廳

那間宴客廳有一邊是牆壁

有一邊紙拉門對著海

另二邊紙拉門靠走道

所有的客房都在辦忘年會

喧鬧聲不斷我怕酒鬼亂闖

一夜未合眼的回報是讓我看到了

從海平線上探出頭的超級大火球

三生有幸那絕景我獨佔了

第三次看到雪景是在輕井澤

我把踩在雪地時留下的腳印

一直珍藏在心海中

第四次看到雪景是在佐渡

奇怪的機緣當年竟讓我撞到

日本四十年來下的最大的風雪

我親眼目睹了

雪花飄飄天地一片蒼茫的景色

對旅人而言那是一種淒厲的美

但真正生活在雪國的人

日日過的卻是相當艱辛的生活

第五次看到的雪景是在福山

可能是我的潛意識起動

可能是我太思念那淒厲的美

在按快門時我看到腦中的幻影

那一剎那我真的看到雪景

沒有人相信在福山會看到雪景

難道我看到是幻化的雪景

         

20130217完稿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年12月下旬
朋友帶我遠離台北城去”出巡”
那天四人自由行
我們在奇萊的海岸邊漫步時
我被”破天而降的天兵”嚇呆了
那時海邊起大大的狂風
牠何顧要冒生命的危險來這星球
還扮演”蜘蛛人”
在幾條細絲上不停地晃盪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深怕牠被狂風搶走
真替牠捏一把冷汗
在人類的眼中
牠是骯髒邪惡令人噁心的物種
牠們在室內外所結的絲網
偶爾被人一頭撞上時總令人感厭惡
甚至咬定牠們造成環境的髒亂
因黑寡婦蜘蛛的惡名
加上電影和媒體的渲染
讓人認為所有的蜘蛛都含有劇毒
是一種會主動攻擊人的恐怖虫虫
到現在民間還有人認為
在睡夢中若被蜘蛛爬過或被其尿撒過
就會造成皮膚紅腫疼痛起水泡
這又更加深人類對蜘蛛的恐懼感
在世界各國真有不少罹患
「恐蛛症(Arachnophobia)」的人
其實並不是所有的蜘蛛都有劇毒
到目前為止在臺灣並沒有人被蜘蛛咬死的記錄
牠們對於自然界的平衡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我們對蜘蛛的恐懼和偏見
是我們不了解牠們的生態和習性
其實蜘蛛是非常害羞而且有趣的小東東
人類跟其他的物種長期爭地盤
對其他物種常趕盡殺絕決不手軟
人類不斷地在破壞大自然界生態的平衡
多年來已漸漸在自食其果了
保育其他物種的意識還在萌芽還未全球化
那”天兵”無緣無故突然在我眼前現身
是想向我傳達什麼信息吧
  
  20130204午夜完稿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