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年七月中在大安公園打拳時

遠遠瞄到一隻躺在地上的五色鳥

走近看牠已斷氣但很安祥好像睡著了

這是我第三次看到五色鳥

沒想到牠們已被人類趕下山了

高樓大廈蓋太多牠們的棲息地少了

三十年前左右我第一次

在新店的山區看到這種鳥

驚艷再驚艷那真是上天創造的藝術品

雖過了十幾年還很難忘牠那五彩的身影

二十幾年前在台北市街角竟有人在兜售這種鳥

當時我沒常識又沒知識也沒深思就出手買回來養

不到一星期牠就走鳥了我成了劊子手

做過這件蠢事後有時想起來還會難過自責

 

前年九月底陪學生去一家鳥醫院兼鳥店買鳥時

我隨口問一隻在小鳥籠內的大巴丹幼鳥

帶你回家好不好牠馬上就回答

牠才剛上架待售不可能會講話的

連續幾天去看學生暫寄養在鳥店的灰鸚時

我純好奇每次都問那小可愛同樣的問題

牠的回答也都不變連鳥店的店員都吃驚

我又碰到外星鳥了嗎實在無法不帶牠回家

養了三個月左右發現牠的鳥喙有問題

那鳥醫院的醫生完全沒看出症狀

很不用心還修剪了牠的鳥喙

後來開始掉羽毛鳥喙病變也更加嚴重

我上網查出牠得了喙羽症這是一種絕症

幼鳥得了這種病幾乎是無法醫治的

醫院承認只做了一次篩選

而錯過了及時讓牠安樂死的時機

醫生說放在醫院他們會照顧

兩天後我不放心去探視牠

醫院只是把牠隔離還把牠塞在小籠子

我當場就接回家開始中西葯都試用

只希望能減輕牠的痛苦

得知台大獸醫院有鳥醫生馬上就轉院

我只要求給止痛葯不讓牠再受罪

他們說可試各種疫苗我都沒答應

最後幾個月牠的哀號聲讓我揪心痛

每天眼睜睜看牠在受病痛的折磨

卻一直無法下決心讓牠安樂死

因我曾救過一隻被醫生判定

只有安樂死一條路可走的小犬

去年七月二十七日回診時醫生說牠時候到了

我接受了那天就讓牠安樂地回牠的星球

 

我一向很怕整隻沒處理的禽畜

三年前朋友送來一隻毛拔光光沒下過鍋的雞

還好家裡有人會處理

當這隻雞躺在砧板上時我動了念頭想拍下牠

心情很複雜不知牠死時痛不痛苦

小時候看過大人殺雞的過程

要先在頸動脈劃一刀先放血

然後在氣管再劃一刀

我想牠痛苦的時間大概很短

這跟野生動物捕殺獵物時一樣

一追上直接就咬住脖子的前方

獵物除了馬上致命無法反抗之外

痛苦也一瞬間而已


三種不同的生命終點

緣緣所受的痛苦和折磨最大

這是我最心痛和無法忍受的

牠那哀號的聲音還留在耳膜

這讓我很厭惡不用心不盡責的獸醫師

不愛動物的人不要去唸獸醫系

不愛動物的人不要經營寵物店

想賺錢有很多管道大可以去經商

還有不愛動物的人別隨興去養寵物

天上飛的也盡量別去養除非你真願意

讓牠們在家裡自由飛行隨時隨地大大

     
    20120928
深夜完稿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即興2 096b.jpg


最近為了找不翼而飛的圖檔

我在硬碟裡爬行了好幾天

猛然想起六年多前第一次用

朋友送的迷你數位相機拍到

一隻不知打從那星球來的蠅蠅

記得2006/07/06那天下午

我在速食店吃霜淇淋

到速食店我只吃霜淇淋

我喜歡霜淇淋除了口感

是迷這個字

年輕時在霧社農校教書時

課後只要碰到大風雨天

我就會飛奔到松林裡

去享受大雨的洗禮

傾聽雨中的交響樂

獨自觀賞一場泥水舞

是雨的另一種細膩的相貌

那天我坐在窗邊

那蠅蠅在窗外瞪我

好像故意來露臉的

沒人看到牠也沒人在意牠

我們對看了很久

也用電波對話了很久

我記得拍了好幾張牠的肖像

在圖檔裡卻只找挖到這一張

真的久違了

已過了這麼多年了

不知牠回到自已的星球沒

牠還願在地球上流浪飄泊嗎

 

20120905深夜完稿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