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重看唐納德卓蘭(Donald Zolan)童畫裡的小天使後,我趕緊找我的小天使。

 

 

事隔快四十年了,當年拍他()們時的情景,又一幕一幕不斷地湧現。學生時代在霧社、在埔里、在日本、那些小天使無邪的神情讓我著迷到抓狂,有時會拍到把小寶貝惹得噘小嘴,還有被相機的卡擦聲卡到掉眼淚的,我經常要深深鞠躬陪笑臉。

 

 

特別記得電車上那個小天使。當時車還沒開動,她靜靜地坐在父親的腿上,父親用手呵護著她。女孩安心專注的神情透露出她對父親完全的信賴和依賴,拍到這一幕父女情深的畫面,至今還讓我感動興奮。這是我特別偏愛的一張作品。

 

 

那隻大手讓我記起三歲時,我們全家疏散到鄉下的情景。我是個超級頑皮的小不點,常獨自一人偷偷跑到小溪邊戲水。小時候身体虛弱,走路歪歪倒倒,父親常擔心我會栽到溪裡,只要我不在他的視線內,就會趕緊來把我釣回去。

 

 

泥土路不好走,父親的大手手大概怕捏斷我的小手手,他總是伸出食指釣我著,至今還很難忘那根粗到不行的食指。那時它竟可讓我那麼死心塌塌地上釣。我知道只要牢牢地勾住它,我就可以一路跟著父親大搖大擺地走回家,完全不必擔心回去時會被母親的眼神射到。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