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笫一張自拍照。
1971年進攝影學校的笫一學期我們就開始學打燈光了,同學當模特兒互拍,大家初嚐鮮,都很亢奮,人像攝影是較難的實習課程。

 

我假期回國就迫不及待地請父母親當免費的模特兒,兩老經常任我擺布,但都開心得很。真很慶幸,要不是當年對攝影的狂熱,也不可能為他們留下那麼多的肖像。後來回國教攝影,拍家人和故鄉是必出的作業。拍照的題材,隨手可得,重點在於你有沒有發現身邊的寶藏,攝影者真的一定要到國外才能挖到寶嗎?

 

因家裡沒專業用的燈具設備,拍父母親時並沒用燈光。自拍時雖很想嚐試打光但也只能用閃光燈。那天拍照,我把相機架在三腳架上,然後在床上擺了一張小板凳,因房間只有這角落有白牆,我按下快門後得趕快跳上床並坐在椅子上,真是分秒必爭,真恨不得自已有輕功。那床面是藤編的,因舊了已鬆垮,猛坐上去會不停地晃搖,要不是打閃光燈,快門速度快,影像根本就無法清楚定住,這其實也是一種高速運動体的拍法。

 

因用閃光燈,拍照時的光影我完全無法掌控,當年傳統攝影不能隨拍隨看。等沖印出來,我驚叫「偶然美學」,這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影像。當然拍照時心中早有考量要如何呈現自已倔強不妥協的個性了。會戴帽子不是為了造型,而是我從初中帶童子軍帽後就愛上帽子,這頂帽子又是剛買的,拍自拍照當然會想用能顯現個性和傳達自已喜好的配件。

 

這張自拍照嚴格講不能算好照片,因為我只構圖、按了快門而已,到底會呈現出什麼樣的影像,我是完全無法操控。這種「偶然美學」對業餘攝影者而言,是很平常的,但對專業的攝影者而言是必須避免的。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