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婦女更應該要學攝影

 

  接下來要談的是,婦女應該要學攝影,而且可以學得很好。我曾在婦女雜誌介紹過四個有成就的女性攝影家,就是希望鼓勵婦女學攝影,各位不妨看看。

  其次,我想先澄清一個觀念,任何工作與性別並沒有什麼關聯。

  例如:我們一直認為煮飯、做衣服是女人的事,但廚師、裁縫師不大多是男生?以前女人學建築、獸醫等常被視為異類,現在不是都可以了嗎?

  社會不斷變遷,我們也不能固守舊觀念。其實每個人都有男性與女性的遺傳基因,沒有人是「單性」的,生理、外表上有分別,但個性上應該是沒性別的。

  觀念中認為「男人應該做什麼」或「女人應該做什麼」,都是我們加強區分的。這樣把兩性區別得太清楚,導致許多人不敢表現某些喜好或做某些事情,因此從小抑制了學習能力。如果一個人的潛力適合做那些事,又何必一定要因為他是男性或女性而強加限制呢?

  我讀高中時,穿拉鍊開在前面的褲子,我覺得自己的行為沒有擾亂他人,應該被允許。但當時,穿這種褲子讓我受到不少嘲笑。現在女生穿的褲子,拉鍊不都是開在前面嗎?這也是證明我的做法並沒有錯。

  許多事我們可以做、應該做,卻不能做,只是因為被傳統觀念束縛,因此沒有信心,也失去自我價值觀。所以各位不要因性別限制自己的潛力,學攝影亦然。我可以,各位當然也可以。

  從前照片大多是男人在拍,因為他們認為女人不懂機械,不能拍照。結果孩子的照片都是在公園拍的,因為只有假日爸爸才有時間帶孩子出去玩,好像孩子的童年都是在公園度過的。

  其實孩子的照片應該由媽媽拍,媽媽可以觀察到孩子許多有趣的動作,或不同的成長階段。在家中或家附近拍照,一旦搬家,就成了一個階段的紀錄,幫助你及孩子紀憶。

  各位不必學得很專業,但至少要能掌握畫面,把自己要拍的東西呈現出來,才不致浪費膠卷(軟片)

  有次我開個展,一位太太抱了好幾本相簿來,裡面全是她為孩子紀錄的生活照。我看了好感動。但看完以後,我也覺得好浪費,因為許多照片其實都可以丟掉,只要留一部份就好了。

  現在相機是自動曝光,所以照片張張都能洗出來,但能不能用,是不是有保留價值,拍出的東西是否是你想要的,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我還是鼓勵這位太太繼續拍下去,但建議她一定要學。

  孩子的小時候,不能自己留下兒時的紀錄,父母的協助就非常重要。若你能為孩子拍照,不但是珍貴的生活紀錄,孩子也會感激你,更能增進親子感情。

  用相機留下孩子和家庭生活的點滴之餘,各位不妨把觸角伸向社會。當你看到社會上不好的現象,應當改進,可以拍下存證;看到好的現象,也可以拍下做為參考。集合這些照片,就是一部台灣變遷史,將來公家要蒐集資料,說不定就得由你提供呢!所以我衷心希望人人都可以學攝影。

 

 

報導攝影家王信,以豐富的專業知識呼籲大家重視攝影。讀者也把握機會,向她請教攝影的問題。

問:拍家庭照要注意什麼?

答:拍家庭照要長握幾個要點:

.不要太拘謹、太刻意安排,順其自然最好。每個人都有習慣、特殊的體語,最好能抓住。一般習慣排排坐,就太呆板了,最好當大家還在打打鬧鬧,或做最自然的動作時,就趕快搶下鏡頭。

.不要非面對鏡頭不可。拍側面或做其他動作都很好,不必非對著鏡頭笑。有時接受採訪,明明對著訪問人講話,偏偏要看著攝影機,不是很奇怪嗎?

.在相機的最近距離內,盡量把人物拍大,並去掉不必要、太複雜的背景。

 

問:台灣社會漸漸開放,也正是新聞攝影起飛的時候,從事攝影工作的記者應該如何用客觀的角度,透過鏡頭對自己的工作負責?

答:攝影記著本身的人文素養及知識、常識很重要,但國內新聞界對記者素質並不要求,總認為攝影是附屬的,只要拍的照片過得去、能扛得動笨重的器材就好了。這些都是錯誤的觀念。如果攝影記者不能動腦筋、把握重點,即使因為塊頭大,搶到照片,但內容主題沒抓到,又有什麼用?

  拍攝新聞事件時,立場一定要客觀,不以自己的意識型態、偏見而左右取景,也就是避免主觀上的選樣。

  記者取材時一定要公正。例如:在警民衝突的現場,如果光拍警察打人或被打的情景,是不是就誤導了大眾?在法官還沒有審判前,記者就稱某人是歹徒、是暴民,也是給了民眾先入為主的觀念。記者應該呈現事實的全貌,供讀者判斷,不是刻意選取符合自己想法的片段,或報導假象,甚至替讀者做了判斷與決定。

  不過由於國內不重視攝影,許多誠實有良心的記者拍回的東西,卻被編輯封殺或濫用,一些人只好藉酒發洩,想想也實在可悲。

 

問:什麼樣的個性和見解,才能拍出好照片?

答:你要先了解自己心中的好照片是什麼,還有自己的個性如何。有耐性的人較容易拍到好照片。另外對事情有自己的看法、觀察力敏銳的人,才可能拍出與眾不同的照片。

  攝影者本身的人文、社會科學的素養一定要夠,平實要多涉獵這方面的書籍,並多思考、反省。如果你有自己的價值觀及思想,自然會在拍照時表現出來。

 

問:攝影可以取代繪畫嗎?使用暗房技巧的照片值得鼓勵嗎?

答:攝影與繪畫是不同的東西,不能互相取代。早期畫家常批評攝影,認為攝影不是藝術,所以早期的攝影者才盡力想模仿繪畫,希望做得很「藝術」。現在兩者已完全分開,各自展現不同的特色和風格了。

  暗房技巧就是在暗房中把照片加工,例如:把幾張照片放在一起做成集錦。第一個想出這種方法的人是天才,這是一種技巧沒錯,但別人都做出來,你一味模仿有什麼意思?如果好奇,可以試一下,但試過就夠了。

  攝影的可貴在於寫實性,我們應該把重點放在如何透過鏡頭表達你的觀念與思想,而不是在暗房拼湊、做手工。

 

問:底片和相片應該如何保存?

答:未拍的軟片可以放在冰箱,沖洗好的底片在放乾燥箱最好。照片簿不要用膠黏的,因為台灣太潮溼,照片受潮後很難處理。照相館送的相簿是單張套進去的,使用方便,不佔地方,每一本相簿編上資料名稱即可保存,可以多加利用。至於豪華相本,既貴又佔空間,自用、送人都不太適當。

 

問:如何選購攝影器材?

答:器材的種類太多,各位應該先認清自己學攝影的目的。如果是終身的興趣,可以買高級的專業相機,可交換鏡頭,能用一輩子。如果是好玩,拍些紀念照,則買不能交換鏡頭的中級相機就可以了。現在有一種全自動對焦的傻瓜相機,雖然方便,但人被機器控制,想自己操作表現就很難了。

  我這次去日本,看到相機的發展已成了消耗品,機械式高級相機,幾乎都被電動的傻瓜相機取代了。如此鼓勵消費,耗損資源,也實在令人難過。

 

問:攝影學得越專業,要背的器材是否越多越重?

答:許多人有錯誤的觀念,以為鏡頭越長越好,所以拼命買鏡頭。其實出外攝影,一定有一個意圖,如果清楚自己的目的,知道要拍什麼,帶需要的鏡頭就夠了。如果不知道自已要拍什麼題材,帶再多的器材也沒有用。

 

問:初學者拍哪些題材最適合?

答:初學時,最好每種題材都練習,熟練後,再依個人興趣和個性選擇。

有一陣子報導攝影很風行,許多人認為從事報導攝影的人比較了不起,這是不正確的觀念。不管從事任何工作,只要很敬業都是了不起的。雖然我教學生的最終目的,是想培育報導攝影的人才,但仍要依學生喜好,不能勉強。

 

問:你過去學獸醫,後來又改學攝影,會不會覺得以前所學的浪費了?

答:一般人的看法,我學獸醫花了很多學費和時間,又沒用它來賺錢,算起好像是一種浪費。人生有各個不同的階段,任何一個階段所學的東西其實都終身受用的,怎麼會浪費了呢?我認為多經驗不同的生活、學習不同的東西,人生才越豐富有意義。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攝影需要學習

 

大眾對於攝影常有一種錯誤的觀念,以為只要按快門就好了。這都是攝影器材公司的廣告宣傳誤導了。

  按快門的確很簡單,猴子也會按啊!但牠會不會取景?牠照出來的東西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會按快門不等於會拍照。

  此外,一般人對照片實證性的過度信賴。許多人以為只要「有圖為證」,什麼都可以相信。這種情形很可怕,常常會誤導社會大眾的認知。

  因為拍照片有選擇性,有攝影者的主觀意識在內,所以照片不一定會呈現全貌或真相。完全相信映像的真實性,實在很危險。

  另有人攝影時太依賴偶然性。有些人常會誇口,說他很會拍照,拍了不少好照片。當然,拍好照片不是不可能,但那是在多少張照片裡才「碰到」這麼一張好照片呢?

  有人用電動馬達連拍,尤其是拍體育、舞蹈照片時,因為抓不到動作的高潮,所以一下「掃射」好幾張,這其中當然有可以用的,但相對地,也浪費不少「子彈」。

  一般而言,拍一捲軟片三十六張,至少應有三十張左右可以用。如果拍了好幾卷,只有幾張可以用,就是浪費了。或許你覺得自己有錢,不在乎那些軟片,但這浪費的是整體世界的資源。

  可見拍照時如果只是偶有佳作,它是機械幫了忙,而不是你真的會拍。其實在機器之外,仍要加入許多自己的觀點、思想,因此攝影仍是要學習的。

  

攝影一般可以分為下列幾類:


一、藝術照片。這是表現性的照片,能表現作者思想、感情、想像力的才能稱之。所以只重形式,不重內容的沙龍照不在此列。

  沙龍照可以說是沿襲繪畫的模式,模仿繪畫而來的。例如:過去許多人拍張大千,只是套模式,把光打得很漂亮,又要他做摸鬍子的動作,卻不能完全表達被拍者的個性、生命。這不能被稱為藝術人像。


二、報導照片,就是我們每天在報紙、雜誌、傳單上所看見的照片。在國內這類照片只能稱為報告照片,還稱不上報導照片。

報導照片是要有指導性的照片。例如:一個希望挽救台灣生態環境的人,拍了一系列能表達他的觀點、理念、思想、意識的照片,它能啟發大眾重視參與。報告照片只單張呈現給民眾看而已,兩者的功能有很大的差別。越民主、越進步的國家,報導性照片越多、越受重視,是無庸置疑的。


三、商業照片,廣告上的照片即是。這十幾年來,商業發展、競爭激烈,國內的商業攝影也進步不少。大多數出國學攝影的人,都以商業攝影為主。


四、紀錄照片。紀錄是攝影的本質,可以說按下快門,就是做了一種紀錄,各種自然、社會科學及人文學科,多少都要應用到攝影,如商業、軍事、醫學、司法等。但在台灣竟然沒有一個攝影的專門科系,實在很奇怪。

其實在大學中,攝影應該列入必修的基礎科目,讓各種學科的人來修。例如:考古、生物、醫學、建築、美術等科系,因他們的工作都一定會使用到相機。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1年前曾在婦女雜誌的讀者午餐會上演講──希望攝影 像股票一樣流行,萬萬沒想到這句話竟成真,我相信現在攝影比股票還流行,這真是一件喜事。下面是當年演講的內容:

今天演講的主題是「希望攝影像股票一樣流行」,最近國內玩股票的風氣很盛,許多人也因此賺了錢。賺這麼多錢要怎麼花?我建議大家去學攝影。

  

其實不只學攝影,學任何東西都好。所謂「活到老、學到老」,一個人如果不再學習,這個人就「死」了,只剩下軀體存在而已,並沒「活」著。

  學習不一定要進學校,或坐在課堂上聽課。你可以看書,向他人請教。學習的範圍也很廣,像種花、泡咖啡,甚至分析新聞,也是一種學習。

  有人覺得玩攝影很花錢,買相機、軟片、裝備,無一不要花錢。事實上,這些錢全值得花,一點兒也不浪費。

  至於玩股票賠了錢的人,更應該學。因為賠錢表示你花了太多精神、金錢在股票市場上,浪費了許多資源。所以現在開始,應該好好利用你的精力與金錢,把過去耗損的資源補回來。

  不玩股票的人也應該好好地學。

  學攝影沒有年齡限制。德國有一位成就相當大的女攝影家,就是七十歲才開始學攝影,後來還擔任西德舉辦奧運時錄影的總監督。她年輕時是專業舞蹈家,後來又演戲,擔任女主角。有一次她在戲中爬懸崖,不用替身,差點摔死。

  她的一生就是如此精力充沛,不斷嘗試「新生活」。她在七十歲學攝影後,去非洲一個部落生活兩三年,拍攝一本震驚世界的原始民族攝影集。

  學攝影,年紀不是問題,而在於你是否有旺盛的生命力與求知慾。

  其實攝影像開車一般,是現代人必備的技能之一。

  各位每天接觸的報紙、雜誌、宣傳單上的照片和電視上的影像,如果都是由不懂攝影人去拍,就會產生誤導。而在這大眾傳播被壟斷的時代,如果要避免被媒體洗腦,就必須先具備知識,懂得分析研判。如果不懂攝影,又怎麼能分辦照片、影像的真偽好壞呢?

 

映像是國際通用語言

 

  日本朝日新聞曾在頭版刊登一張照片。照片內容是一位賣菜的老婦人把一個白菜切成四份,分別用保鮮膜包好,圖片旁只說明每份白菜的價錢。

  第二天,日本內閣馬上開會,抑制物價。因為圖片表示當時日本物價上升得過度了。平常買白菜可以一次買好幾個,現在因為價格貴得離譜,所以只能買四分之一個。

  在台灣,如果一張照片也有這麼大的力量,我們的社會早就改革了。因為我們太忽視照片,它的力量難以發揮。

  現在是影像文化的時代,如果我們不了解它,就會容易被牽著走,看到影像就以為是真的,完全相信,這實在很可怕。

  我們的資訊來源,有語言、文字及圖片誌號。前者如廣播、報紙、雜誌,後者如我們熟悉的交通標誌及影像呈現。影像、視覺語言是具象、寫實、易了解的,所以可發揮的傳播效果也大些。

  例如:描述一輛汽車的外形多美、速度多快、性能多佳,或內部多麼寬敞舒適等,只用文字敘述,常使人無法深刻感受到。如果用照片、影片、就可以更寫實、具體,使人一目了然。

  另外,映像是超越國界的國際語言。例如:看外國廣告,即使聽不懂他們說什麼,也看不懂字幕,但仍然可以知道廣告片中表達的是什麼。

  雖然如此重要,但由於國人不重視,對攝影的認識不夠,使國內的攝影環境與水準一直停滯不前。

 

何謂沙龍攝影?

 

早期台灣攝影界以沙龍照為主,所以一般人很輕視攝影,總以為只是供人「玩玩」罷了。我剛回國時,有人說:「你也玩攝影啊!」我聽了很生氣,我可是很認真地在攝影,而不是在玩。

  另外,中華民國攝影協會是業餘性質,內部又保守,不換進新血,不帶入新觀念,一直無法進步。在國外,喜歡拍花、鳥、風景的,都可以自行成立攝影團體。國內卻不可以,因為中華民國只允許一個中國攝影協會存在,任何團體都不能再成立攝影協會。我希望這些情況在解嚴後能逐漸改善。

  沙龍攝影就是唯美派的,專拍些風花雪月的東西。例如:新公園常有人拍荷花、模特兒。這些東西不是不能拍,尤其初學攝影的人,對什麼事物都喜歡,都想去拍。像對天空、雲、玻璃杯、花、自己的影子、光影的變化,都有興趣。

  但我們不能一輩子拍荷花吧?荷花在一千年後還是荷花,你的照片有沒有保存價值?是不是遲早要丟掉?如果你拍的是街上任意一棟建築物,一千年後可是價值連城。因為那時找不到和它一模一樣的建築物,這照片就成了歷史資料。

  各位可以玩一陣子沙龍照,但不要一輩子沉溺其中。如果照片的保存價值不大,就是一種資源浪費。

  由於沙龍攝影的流行,使許多年輕人深受影響,一腳踏進去,就很難跳出,觀念也扭不回來。學攝影的人不可不小心。

  

家庭紀念照片的可貴

 

此外,大家對家庭紀念照片不重視。早期相機不普遍,攝影費用昂貴,加上許多人有些迷信,總要到死前才肯拍照,所以很少拍家庭照。其實照片不只是要留給後人看,也是要給自己看的, 它可幫助我們記憶。

 

  如果不看照片,各位能記起自己三年前是什麼模樣嗎?大家對小時候的長相、生活的記憶,是不是也得靠照片來提示?

  有一次我去以前農專的同學家玩,聊天時談到以前的生活,就拿出二十幾年前大家合拍的舊照片,每個人因此記起許多過去的點點滴滴。照片中有個朋友的孩子當時才三、四歲,這時已八歲的他一看照片,驚訝地大叫:「啊!這就是我啊!」於是我們又告訴他許多他小時候的調皮事。這過程實在是一種有意義的分享。

  想想看,如果人人都攝影,即使是家庭的紀錄,若干年後彙集起來,不也成了珍貴的社會紀錄?

  攝影也是很好的親情交流。女兒出嫁,準備一本相簿,裝上她從小到大的成長紀錄,她不但會很感謝你,更不會忘記與家的聯繫。同時你也可以自己準備一本,不時拿出來比對。

  當孩子回家時,全家共同看看家庭照,自然流露出溫馨的感覺。如果經常看

看家庭照,一定可以減少許多家庭不睦、夫妻失和的情形。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在日本求學時,曾在一位華僑家中擔任家教。這位老一輩的華僑早年從中國直接到日本謀生,是典型的愛國反共人士。在現實生活中,他認同國民政府,領有中華民國護照。他太太是日本人,他堅持不歸化日本籍,三個在日本出生的孩子也都跟他一樣掛著中華民國國籍。

  
    五十多年來,他不厭其煩地每三年去辦一次護照延期,其愛國情操無可置疑。不過,他卻心繫中國,來台灣只是觀光,回中國是返鄉,心情上完全不同。其實這也是同時代逃離中國,在海外居住的中國人的心態,原本很正常,可是當他想把自己對鄉土的情緒加在孩子身上時,問題就來了。

  
    他的三個小孩都念華僑學校,我在他家教了六年,夫妻倆都待我如親人。孩子念初中時,他用心良苦地要孩子到台灣認識自己的國家。兩個男孩雖好奇,但玩得並不開心,也沒產生任何好感。有一年,他替已經高中畢業的女兒報名參加國慶的慶典,結果女兒在台灣待了幾天,忍不住氣候的燠熱,在國慶前兩天,就飛回日本了。前幾年,這父親還不死心,硬要帶太太和女兒回中國,結果是女兒受不了,把他們夫妻丟下,自己先回日本。

  
    這個小么女告訴我,她不想再去中國,來台灣玩玩還願意。做父母想把自己的鄉土情移植給兒女是行不通的。人對自己出生地的感情,是勉強不來的。誰能罵她不愛國、不愛鄉土?她生在東京,長在東京,也只認同東京。國籍、省籍對她而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真正的東京人。

  
    我常想,人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開始尋找自我?而引發尋找自我的動機又是什麼呢?我在青春期就開始尋找自我了。年輕時,我總認為這是自尋煩惱,現在則比較肯定這是人類一生中必須面對的問題。尋找自我有兩個層面,一個是:「人從那裡來?」我想這不只是好奇,而是一種本能。人如果一直探索這樣的問題,一定會導致宗教的需求。另一個層面是:「我從那裡來?」這個問題小孩大都會發問,我是在日本求學時,才開始認真探討這個問題。

  
    人類在心的底層一定有潛在的尋根欲望,這欲望何時湧現因人而異。1974年,我從日本回國,這股尋根的慾望忽隱忽現地持續了多年。終於有一天,我決定親自去看看先民初踏的那塊土地─澎湖。如果我沒讀過史明先生寫的日文版的台灣四百年史(當年是本禁書),我對自己出生地的認知,也就止於歷史教科書的那麼一點描述。台灣有四百年的歷史,一定有深厚,、特殊的文化。但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文化?好像少有人認真地去探討它、關心它。

  從小到大,我們扛著一隻看不見、也摸不著的中國文化大旗,它那麼重,重得讓你透不過氣,但是你卻不知道它的樣子。生長在台灣的孩子,你不讓他認識自己周遭的環境,去面對祖先所累積的文化,卻讓他們幻想與自身存活無關的空間,老一輩的人把自己的鄉土情緒硬塞給下一代,不知造成多少人在心靈上一生飄泊,永遠踩不到地。

  澎湖島上,你可以看到先民刻苦的痕跡。那塊貧瘠乾旱的土地,如果不拼命是無法討生活的。先民用血汗在惡劣的環境下開墾拓荒,認命、刻苦耐勞是台灣人本來的根性,就像牛一樣。

  在台灣已十幾年沒看到牛了,雖然牠曾是先民墾荒的好幫手,但是牠的利用價值沒有了,遲早會在這個島上消失。這次在澎湖看到牠們,心底感到一股溫馨親切。記得兒時常偷搭牛車,每次看牠昂首闊步大大方方地投「地雷」,就好開心,因為鞭打牠的人得一路跟著撿,牠可以出口氣。

  在七美島上,我拍了很多牛的照片。而我最喜歡這張,在天地悠悠中默然佇立的牛。在荒野的山坡上,牠有一種悲壯的氣概,好像正向世人宣告:「我是台灣最後的一隻牛。」牛的根性象徵著台灣人的根性,我不希望刻苦耐勞的根性從台灣人的身上消失,希望牠不是台灣最後的一隻牛,那刻苦耐勞的根性要永遠永遠延續下去。 

婦女雜誌(鏡頭心語專欄)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家有外星鳥嗎?我家有兩隻,一隻叫安安,一隻叫皮皮。
安已經25歲了,皮才7歲左右,他們是我的家庭成員。
只要你能找出外星鳥的特徵,你就會迷上他。
不信的話,看看皮的照片,這是他baby時的睡姿。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日本唸攝影學校時,每逢週六、日在暗房沖印照片,每次一關就是12小時以上不見天日,那時常夢想有一天能在光天化日下印照片,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夢想成真。真要感謝那些發明數位相機的科學家。
 
六年前左右開始使用朋友送的一台超小超薄型的數位相機,多年來隨手隨興拍了不少鏡頭,一直沒整理,沒發表,朋友學生們三不五時就咬我耳朵,問我蛋什麼時候會生下來,現我要在這個小站慢慢下蛋給他們看。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月我在中央保險大樓前等車時,看到大門口躺著一個人,行人來去匆匆,沒有人注意。我趕緊趨前看個究竟,但她捲曲著身體,我只看到一團肉,沒看到臉不知是生病還是喝醉酒。

  我不敢進一步行動,因我正在等校車,不敢離開站牌太遠、太久,怕司機看不到人,把車開走了。走回站牌後,我只有期待有人會去管這檔子閒事。終於有個年輕女孩走近她,我看到她靠在那個人的耳邊講話,心裡的大鉛塊才掉下來,心想那女孩一定是親人。沒多久,她就把她扶起來原來,是個胖老太太,她一直彎著腰,不良於行,沒走幾步路,那女孩就向路過的人猛招手,難道有什麼危急嗎?

  這時,離校車到站的時間只剩兩分鐘,沒看到有人走過去,我忍不住衝過去,問她什麼事。她說,老太太講什麼她聽不懂,要人幫忙翻譯。原來她們不是親人。她很著急,不曉得該怎麼辦,我也很著急,因為校車已經來了,而我又幫不上忙。最後匆匆忙忙丟給她一句話:「帶到警察局吧。」轉身一個箭步跳上車。

  上車後,我感到很慚愧,為了上課不遲到,我沒去做該做、必須做的事。還好有那個女孩,我真的很感動、很佩服她。我相信那麼多路過的人,絕不會都沒有惻隱之心,可能都因忙自己的事,而心有餘力不足。真希望有什麼機構,只要打通電話,就會派人來幫忙。這時候如果打電話給一一九,不知道管不管用。

  一路上,我的心情低沉,不知 那老 太太的下落如何,深深感到人類的悲哀。突然腦中浮現出一個老人的身影。十多年前,我在台中曾拍過一個無家可歸,靠撿破爛、吃餿水殘渣過日的老先生。

他孤零零一個人過著窮困悲慘的生活,但他不願乞食,活得非常悲涼,卻有尊嚴。人老了,沒有謀生能力,有病痛的時候,誰來照顧呢?養兒不該防老嗎?

  在農業社會大家庭體制下,老人可以安享餘年。而今工商業社會,老人變成每個小家庭的問題。現代人好像比較明智、開通,都強調養兒育女不是為了防老,只是盡責任而已。

  事實上,以前的人養兒也不是為防老。想想看,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依賴父母的時間,最起碼要二十年。而教育程度越高,依賴的時間更長,至少要三十年。有些已成家立業、生兒育女的人,甚至半輩子都還依賴父母。而父母真正需要子女照顧的時間大概不會超過十年。真要很功利地去計算,養兒防老是賠本生意,有誰願意當傻瓜?

  人類之所以能代代相傳,源自人類無私的愛心。父母養育子女,事實上並不求回報。為人子女的如果體會到這種無私的愛心,豈會在父母老邁之後,棄之不顧呢?

  我們的老人社會福利剛起步,那些無依無靠的老人生活有多悲慘,鮮少人知。在養兒不能防老和無社會福利的恐懼之下,台灣的人只有一條路可走-死抓錢,有錢老了才有保障,有兒有女不能依靠,只好凡事靠自己。

  人類走到這種地步,還需要傳種嗎?人類社會的存亡,完全靠人性和人倫的維繫,如果人性喪失、人倫敗壞,人類還能存在嗎?

 

 

 

婦女雜誌(鏡頭心語)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九七九年我利用暑假去澎湖拍照,那時候臺灣還沒流行"澎湖熱"雖然有觀光客但還沒到達為害的數量。我之所以想去澎湖,並不是為了找新奇的題材,也不是為了泡海水浴、吃海鮮,而是想看看先民第一腳踩上的土地,更想看看它們辛苦所留下來的足跡。

     

   那是心中翻騰多年的慾望,或許是那種年紀剛好是人想尋根的時期,當然也可能是我看到正確史料的時機太晚,而拖延了尋根的時間。

   

    臺灣的移民史是一部血淚史,先民長年過著被壓迫的殖民地生活,那樣刻苦、耐勞、艱辛、賣命所開拓出來的土地,你能不珍視嗎?仔細地看看他們所留下來的足跡,該可體會他們箄路藍縷的奮鬥精神,只可惜這些史蹟越來越少了。


    我們一向不珍視也不保留有史蹟價值的東西。

 

    在吉貝村有個海水浴場取名「海上樂園」。事實上,澎湖有足夠的條件發展為名正言順的海上樂園。只是在政府沒有任何規畫,民間又沒什麼遠見,只顧謀取近利的情況下,不久的將來,恐怕會變成「海上哀園」。澎湖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她特有的景觀和風味,如果把她變成臺灣都市的模樣,她憑什麼有觀光價值?我不是要澎湖永遠保持原狀,不隨時代進步,而是希望發展觀光時,對當地的建築物、景觀有全盤的規畫,盡量減少原有景觀的破壞,這才是真正的環保。不要等環境破壞了才想挽救,那只是環改,不是環保了。臺灣本島不就是拼命在「環改」了嗎?我們那真有「環保」的意識呢!

 

   澎湖行政當局應該趕快著手維護古蹟。全面禁止出租機車和吉普車,民間可聯營定期觀光導遊巴士和遊艇,使觀光客有方便的交通工具,並能深入了解先民的事蹟;民宅的參觀可酌收門票,不是隨意閒逛的;減少澎湖的空氣污染、噪音和交通事故。

 

更重要的是維護景觀和風土,難道這不是所有澎湖人期望的嗎?要有細水長流的打算,澎湖才有長遠的觀光價值。我們也才不會失去這一塊「海上樂園」。

 

 附註: 

今天(3/4)在雜誌上看到「風櫃古厝動土」的消息:「澎湖近年來古厝翻修蔚成風氣,縣政府大力推動古厝的保存維護工作,更以實際的獎助方案,鼓勵民眾來保存自己的古厝,讓古厝不僅再現過去的風華,更能成為未來發展文化觀光,創造澎湖價值的新亮點。」三十年前左右曾在婦女雜誌專欄寫過「不能再失去的海上樂園」,呼籲澎湖的當政者重視古蹟的維護和價值。看了這則新聞報導,我像中了樂透的首獎,我等了三十年左右,終於等到回應了

 

文章標籤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談攝影倫理 1994/8/9

  「不少自我標榜"人道關懷 "的 攝影工作者,卻往往侵犯了被拍攝者的人權、隱私權和肖像權,來滿足自己的創作意念 ; 在這種對別人不尊重的心態下,在加上對照片的片面解說,也就難免造成誤導,從而對被報導者造成二度的傷害。」

   

  談到攝影倫理,首先必須提到攝影者的拍攝動機。身為攝影者,有時候往往為了獵取一幅影像或達到報導的目的,完全忽略了攝影者本身該有的倫理,個人認為這是自身沒有正確的攝影意圖所致。

如果攝影的目的,只是為了求取一張讓別人喝釆的作品,為名或為利,甚至志

在比賽中得獎而已,本身攝影的意圖已經有所偏差,那麼表現在行為態度上,自然就以功利為先,更遑論擁有良好的倫理觀了。

 學習攝影之前,先學會如何尊重別人,如何和人溝通是相當重要的。從事攝影教育,所要傳授的也不僅只是技巧層面而已,教導學生培養人文素養,以及待人處事的態度,也是必要的課題。

   當攝影者拿著相機,並不表示自己擁有絕對的權利可任意拍攝他人,人有拒絕被拍的權利,所以如何獲得被拍者的信任和接納,完全是誠意溝通以及攝影者所表出來的態度問題。舉止合宜、態度誠懇的攝影者,一定比窮兇惡極、拍完拔腿就跑的人,贏得更多的合作和接納。     

    從事報導攝影須以人道精神為出發點,拍攝的目的,在於提出社會問題,期能改善社會環境,決解人類的問題,因此以報導攝影為己任的人,怎麼可能不尊重別人的生活和生命。隨心所欲以相機侵犯別人的隱私,心存惡意揭發他人之短,己經失去報導攝影的正面意義。

另外從事報導攝影,在選擇題材方面也要顧及倫理問題。當事件已過去,所呈現的影像卻是現前存活的當事人時,須特別注意對被攝者是否造成負面的影響,因為後續的報導並不能挽回巳造成的傷害,也不能解決巳發生的問題,所以攝影者應考慮報導的後果,而不是一味追求突顯映像的效果或只為譁眾取寵,使得原本報導的美意全然扭曲。

  建立攝影的倫理觀念,不僅是指對人的尊重而已,自然界的生物也是必須被尊重。為了達到攝影的目的,不擇手段地以摧毀生物,或破壞自然環境的方式來取得映像,都是不可取的行為。只為了拍攝一張參賽或一組足以得獎的照片,不惜傷害生物的生命或侵犯他人的隱私,這種自私自利的獵影者,縱使得了獎,或拍攝到一張別人無法取得的照片,還是不具有任何價值和意義。

  攝影者要有和人面對的勇氣,只要心不存任何惡意,不必心虛,偷偷摸摸地拍攝,更不該拍完就跑,向被拍者道聲謝謝,才不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和爭執。在取材中,不可隨便亂闖別人的住家或工作場所,也不可隨意搬動物品,除非主人同意,拍完後須將物品歸位,莫忘心存感激致意,這不只是攝影的倫理,也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攝影者于不違背事實的情況下,例如因採光或背景紊亂而稍加移位作適當的安排,是無傷大雅的。但是如果為了某種目的,而刻意安排虛構的埸面,刻意製造假象,是嚴重的違反報導真實性的精神,絕對不可為。還有為了節省取材時間而付費給被拍者,不但污辱了別人的人格也污辱自已的人格,更損害導報導攝影的價值。另外付費要求被拍者做出危險的動作,只為滿足自已抓快門時機時的快感,這樣的獵影人,是完全不顧攝影倫理的。每次看到電視上一些攝影記者獵捕人的鏡頭,心中就一把火,這些人那配從事報導攝影,現在是一個映像犯濫的時代,如何建立攝影倫理,應該是現今社會的當務之急。    

攝影作品完成之後,加以不符合事實的解說,等於用映像欺騙別人,這不但會誤導別人對事件的看法,也會對被報導者產生誤解,這不僅違背攝影倫理,也失去報導的意義。有些攝影者拍攝時,只是對題材好奇,或因題材的特殊性容易產生強烈的映像,並不是對被拍者有悲憫或關懷心,而這樣的照片卻常被套上一些感性的解說,攝影者也被冠上人道主義的報導攝影者,這種情形國內外都有,問題其實出在攝影者本身的攝影倫理,當攝影者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自已是否有關懷同情的心境,只有自已最清楚,人可以欺騙別人卻不能欺騙自已,所以攝影者誠實面對自已的作品也是該有的攝影倫理。     

  一般人都誤以為攝影者拍攝拍攝悲苦、哀傷的題材,就表示攝影者是重視人道主義,充滿人間關懷的,其實完全沒有悲天憫人的攝影者為了職業或某種目的,也會拍攝這類題材。例如一位以賣報導照片為生的日本攝影工作者,他繞著世界跑,專門以悲悽、戰爭的景象為題材,我曾問過他拍攝這類題材的動機,他很坦誠地說對他而言醜陋也是一種美,他拍這些題材只是為了賣給全世界的通訊社,這類報導照片永遠有市埸,那裡有戰亂,他就搶先去拍照,純為了商業目的,這本無可厚非

。雖然純粹以利益為出發點,但是他並不虛偽地強調自己是個具有人道關懷的攝影者,攝影者本身表裏一致,誠實是實踐攝影倫理所必備的條件。

  具有良知和良心的攝影者並不以拍到影像為前題,他會隨時省視拍攝的意圖和內容,有否違背攝影倫理,並思考其影響的層面。確立正面的攝影意圖與嚴守攝影倫理,才能發揮以報導攝影改善社會的力量,而讓作品更富有意義和價值。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個集權專制的社會,報導攝影將受到壓制與扭曲,因為報導攝影的基本精神是本著人道主義的關懷,透過攝影去揭發問題。

相反的,在一個民主社會裏,報導攝影提供一種刺激和反省,它是促成社會改革的一股力量,因而受重視。

 「蘭嶼‧再見」的專題攝影中所提出的思索:人類生活的本質是什麼?物質文明的進步是人類唯一的價值嗎?

 報導攝影要尊重客觀的事實,然而攝影者一定要有主觀的立埸,社會意識不強無法做到揭發問題的報導,沒有立埸,報導不能成立。
   對一個報導攝影者而言,人文科學的素養比攝影技術更重要。對被攝者的關懷、了解與同情更是不可缺少的。拍攝前的構思和拍
攝中的敏銳觀察可以使攝影者深入事物的核心,充裕的工作時間當然也是必要的條件。
   對報導攝影者而言,開展覽是不得已的傳達方式,它應該與印刷媒體結合,才能廣泛地實踐它的良知與力量。

   映像對人類的影響:映像雖然擴充了人類的視野,但有時卻也會削弱人類的感覺。

   映像不一定要新奇才會吸引人,記錄捕捉人類共同感情的映像才真正能打動人心!

 

 

  

 

   

     

王信的攝影美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母親出遊
  • 請輸入密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